江湖多纷扰,我心自有我心执

【凌李】合法同居 2

穆穆不惊左右:

合法同居 1




04


 


李熏然第二天顶着乱蓬蓬的头发从床上坐起来的时候,凌远已经去上班了。


服务于人民的行业多是这样,星期六也不一定能休息,诱人的法定节假日通通是只能看看的奢侈品。


李熏然对此深有同感。


好在护犊子护得清新脱俗的季白昨天晚上给他发了短信,语气硬邦邦,让他这周末老实在家呆着,调整好了再来上班。


不然看见一次给你小子弄回家一次。




李熏然为自己本周末难得的清闲报以一丝庆幸。


夏天已经来了,没有空调的清晨开始隐约透露出点闷热的意思。


李熏然把攒了几天的脏衣服扔进洗衣机,加好洗衣粉,摁了开关嗡嗡嗡开始洗。


又慢悠悠楼上楼下跑一遍,打开所有的窗户通风透气。


 


凌远家大是大,能住人的房间倒是不多。


打通了两间客卧做书房,除了主卧就只剩一个次卧,之前空了很久,长年累月放着积灰。


这次刚好留给李熏然住。


目前,凌远的宝贝书房隐约也有被李熏然攻陷的趋势,几本侦探漫画大摇大摆插在了大部头的专业书队伍里,上世纪专属玻璃茶杯边放着大号的星巴克马克杯。


李熏然不喜欢凌远书房里几个硬邦邦的椅子,他去网上订了充气沙发。


送货上门的那天,凌远坐在沙发上看报纸,眼看着李熏然一个人呼哧呼哧给沙发打气,然后拖进书房里霸道地占据空间一角。


一天下午,凌远进书房查资料,看见一米八几的李熏然蜷成一个微妙的姿势,完整地缩在充气沙发里,睡得昏天黑地。


枕着他整整一年十二本的《实用临床医学》杂志。


 


李熏然完成整间屋子通风透气的工作,踩着拖鞋一步三阶到了一楼。


餐桌上放着几个小时前做好的早餐,和一张写了字的便签纸。


凌远是医生,医疗工作者的那一笔狂草在全社会都是享有盛名,但凌远似乎是个特例,白纸黑字,竖折弯钩清清楚楚。


列了几样生活用品,提醒李熏然今天有空的话记得去买。


李熏然把纸条对折放进睡裤口袋,叼着吐司片坐在餐桌边,手上拿着手机。


事实上眼睛一眨不眨在看电视。


他不敢看当地卫视,早间新闻八成会播他们队那个案件的进展。




这时候的李熏然全然没有了平日里回头率爆表的光鲜形象。


头发乱七八糟,下半身套的还是凌远的睡裤——老干部专用款,他前一阵脚踝上缠绷带,凌远翻箱倒柜找出一条自己宽松的裤子给他穿。


松松垮垮很舒服,走起路来裤管里呼呼生风。


果然中老年人生活有一套。


电视上的娱乐节目正播到喜闻乐见的惩罚环节,李熏然手心的手机震了震。


李熏然意犹未尽移开视线:凌远给他发消息,说有一份文件忘记拿了,麻烦李熏然送到医院。




凌远的东西一般都放在那个大到离谱的书房里,条理清晰,摆放整齐,隐隐约约透露出从医多年者不能免俗的洁癖倾向。


搞得李熏然最初搬过来那一阵确实老实了一段时间,刷完牙都要把牙刷和凌远往一边摆。


可是毕竟本性使然。


没过多久便成功攻城略地,在那些大部头的专业书里堂而皇之地挤进几本侦探漫画。


 


05


 


李熏然到了人来人往的门诊部门口,有点懵了。


来过这地方很多次,基本都是找赵启平,以前压根没想过医院里还有个凌远。


是啊,谁能想到呢。


李熏然在心里进行无意义的感慨。


 


赵启平下楼取专业杂志的快递,一眼看见李熏然站在他们医院门口,一脸茫然地看着门诊楼。


赵启平走过去,拍拍他肩膀:“然然?”


李熏然回头,看见小找医生站在他身后,显然是脱了白大褂匆忙出来的,一件普通衬衫硬生生穿出了高定气质。


“来找院长?”赵启平轻描淡写一针见血。


李熏然摇头:“没有,来送份文件。”


“是吗,”赵启平眯着眼睛看看天空:“我不知道市局什么时候和我院还有业务往来。”


“……”


赵启平继而报以和善的微笑。


“好吧,来找老凌。”李熏然妥协。


赵启平啧了一声,重复一遍,“老凌。”


“不是!”李熏然瞬间改口:“来找,凌院长。”


赵启平满意地拍了拍李熏然的肩膀。


“昨天走廊里撞见院长,打了个招呼,他和我说三哥喊他去接你。”


李熏然听到这事,皱皱眉毛:“哦,那个案子,还没结呢,星期一还要回去整理资料。”


他不想提来着。


“这种事吧,三哥以前都找我。”


赵启平小表情里满满的得意洋洋。


李熏然哑然。


隐约觉得三哥卖了队友。


可按照季白的脾气,想卖谁就卖谁。


卖完了叫他一声,李熏然就得老老实实回去给他哥数钱。


 


小赵医生相当聪明。


从他十六岁高中毕业二十六岁博士毕业的漂亮学历就可见一二,李熏然自从接受了这个设定之后,总是懒于反驳赵启平的一切观点。


至于李熏然同志,那绝对不是不聪明。


只是他似乎习惯于对值得相信的人给予全方位的信赖,因此他的人际关系看起来简单且乏味,同时又很难得的纯粹。


这种直接的信任让他在熟人面前看起来颇为老实。


就这么直白敞开给你看,反而不忍心欺负他。


 


赵启平还要回去坐诊,把李熏然扔在了门诊大厅的护士站旁边。


他说凌远这会不在办公室,不是在开会就是在手术,结束了肯定都会路过这里,你等着就好。


语毕,三两步没了人影。


腿是真的长。


 


李熏然坐在护士站旁边的长椅上,低头玩手机。


一关游戏还没结束,旁边就有人和他打招呼:“哎呀,你是赵医生的亲戚呀?”


语气相当热络。


李熏然回头,看见一个护士打扮的阿姨慈眉善目看着他,一时没反应过来,先点了点头。


“年轻人,有没有女朋友的呀?”


李熏然手机险些没握住,下意识笑了笑:“没有。”


阿姨瞬间来了兴致。


“跟阿姨说说,多大了?”阿姨靠过来。


“做什么工作?”阿姨眉眼带笑打量李熏然。


“在这里做什么,等人吗?”阿姨坐到李熏然身边。


李熏然一头雾水,向旁边移了移,勉强挑了最后一个问题回答:“是,我等人。”


“等谁呀?”


李熏然“……”了一会。


阿姨毫不气馁,继续喋喋不休,对李熏然同志进行着无微不至的关怀。


后来还是凌远很合适地出现,解救小李警官于水深火热之中。


 


李熏然跟着凌远去院长办公室。


凌远在路上跟他解释,说院里五十岁以上阿姨组都一直盘算着能有一个小赵医生这样的女婿,每天惦记,怕是想得要疯魔。


一个赵启平哪里够分。


好不容易逮住一个李熏然,估计也想拐回家去当女婿。


“是不是问你有没有女朋友?”


“是啊。”李熏然有些紧张。


凌远意义不明地笑了一声,摸出钥匙开办公室的门。


“没有。”李熏然在他身后说。


“什么?”


“没有女朋友。”


 


06


 


晚上吃完饭,凌远问李熏然,“赵医生,最近是不是谈恋爱了?”


李熏然瞬间想起赵启平读书期间勾搭过的那些小姑娘。


时常有皮笑肉不笑的老师在学校走廊拦住李熏然,看着眼前抱着篮球汗津津的少年:“李熏然,和老师说说,赵启平最近的情况。”


完全是噩梦。


李熏然偷看凌远:对方的目光落在电视屏幕上,手指摁着遥控器,漫不经心的语气仿佛小学班主任关心学生的感情情况。


赵启平都这个年纪了,他们医院还管着谈恋爱?


不能吧。


“你……还管医护人员私生活?”李熏然小心试探。


“当然不管。”


“哦。”


“关心一下。”


“谈了,大他八岁。”李熏然瞬间卖了队友。


其实谭宗明保养得相当不错,看外表看不出年龄来,倒是从头到脚透露出一股养尊处优的有钱人气质。


也确实有钱,第一次见面,请李熏然吃掉了小警察一个月的工资。


李熏然那段时间正被房贷搞得晕头转向,看着账单都心疼,谭总刷卡自然不皱眉头,那一瞬间,李熏然觉得必须和赵启平始终保持高纯度的革命友谊。


免得有朝一日自己穷困潦倒,无所依靠。


 


“我说怎么最近院里的小姑娘一个个失恋了一样。”


“我哥……原来赵医生威力这么大。”


“你以为呢?”


李熏然深有同感地点了点头:“追他的小姑娘是很多。”


“也好,省得院里的小护士一天到晚往骨科跑。”凌远站在领导者的角度分析大局。


“真的?”


“什么真的。”


“真的有护士去骨科看他啊。”李熏然感慨,略有歆羡的意味。


赵启平深藏功与名。


工作中的事情鲜少带到生活中去,他也绝对不认为工作中的艳遇算是什么值得炫耀的事情。


是以,李熏然还真没听他哥讲起过这些光辉战绩。


“嗯,”凌远偏头看李熏然,一本正经阐述事实:“他刚来那一阵,全院三十岁以下女性都习惯性往骨科拐,接杯水也要去骨科那边的饮水机。”


仿佛喝了骨科的桶装水就能变小仙女,赵副主任自此被下迷魂药,对你神魂颠倒。


姑娘们日复一日往骨科跑,终于等来赵副主任名草有主的噩耗。


凌远顿了顿,看看他:“幸好你是警察。”


李熏然挠挠下巴,试图理出这句话里的逻辑关系。


毕竟女孩假装崴脚去医院还算情有可原,谁要是想见小李警官一面,还不得每天违法乱纪坏事做尽。


这是不是夸我呢?


他看凌远,对方完全无心留恋于这个话题,目光已经重新移回电视上,目不转睛关注国内外时事新闻,热切关注哪个领导又和谁谁谁握了手。


 


李熏然在心里默默谴责了一番本院同志乏味的审美倾向。


明明还有一个凌远啊。


他去问赵启平,小赵医生相当不屑一顾。


单说攻略难度,赵启平属于困难模式,虽然难于攻克,但一旦攻下,绝对物超所值。因此,纵然前路崎岖,到底有为之一试的必要。


而凌远,就以往诸位前辈有去无回的惨烈经验而言,目前依旧属于无敌模式。


人家看起来有个温柔壳子,真摸上去了才发现这一层外壳又硬又厚,无论如何突破不了,偏偏还舍不得放手。


你可以永远攻略他,失败一次爬起来还能再战第二次,生生死死无穷尽也。


“你笑什么,听起来特别爽是吧?”


李熏然盒盒笑。


那当然很爽。


赵启平无情打断他,不让他爽。


可是无敌模式这玩意,换言之,分明根本没有攻略的可能。


 


“懂了?”


“懂了。”


 


 



评论
热度(966)
  1. 只有花知晓穆穆不惊左右 转载了此文字

© 只有花知晓 | Powered by LOFTER